宋哲宗趙煦:哲宗屢立廢孟皇后之謎

Nov17

宋哲宗趙煦:哲宗屢立廢孟皇后之謎

時間:2018/11/17 06:52 | 發布:歷史 | 分類:宋朝歷史
  帝王檔案   趙煦:1086年-1100年在位,原名趙傭,神宗第六子,性格具有兩面性。在位15年,重用變法派,但改革并無實效。病死,終年25歲,死后葬于永泰陵(今河南鞏縣)。謚號憲元繼道顯德定功欽文睿武齊圣昭孝皇帝,廟號哲宗。
哲宗屢立廢孟皇后之謎
  宋哲宗趙煦是神宗之子,1086-1100年在位。元年間(1086-1093年)太皇太后高氏聽政,任用等,廢除新法。高氏病死后,哲宗親政。元九年(1094年)四月,改元紹圣。哲宗的皇后孟氏端莊有理,為何會被哲宗屢廢屢立呢?

   太皇太后去世后,宋哲宗開始親政。他立即召宦官劉瑗等十人入內參與政事。翰林學士范祖禹入諫說:“陛下親政,未訪一賢臣,卻先召內侍,天下將會議論陛下 私昵近臣,此事斷然不可。”哲宗默然不發一言,好似不聞不見。宋哲宗冊立馬軍都虞侯孟元的孫女孟氏為皇后。孟氏端莊有禮,宣仁太后和欽圣太后向氏皆對賢淑 溫婉的兒媳非常滿意。哲宗皇帝雖不大寵愛孟氏,但對她仍禮遇有加。不久,孟皇后誕下女兒,封為福慶公主。

  哲宗最寵愛的劉婕妤初為御 侍,明艷冠于后庭,得以專寵。奸臣章、蔡京鉆營宮掖,倚恃劉婕妤。哲宗耽戀美人,只要劉婕妤歡心,恨不得天上的月亮也要摘下來。劉婕妤因圖孟皇后的位 置,外結章、蔡京一幫虐臣,內連郝隨、劉友端一幫宦官。她恃寵成驕,一度輕視孟后,見面也不循禮法。在禮法甚嚴的宮廷,一個妃子敢于越禮,完全倚靠 皇帝為后盾。孟后性情和淑,從沒有為此與她爭論短長。只有中宮的內侍見劉婕妤驕倨無禮,心里往往代抱不平。

  紹圣三年,孟后率諸妃嬪等 朝景靈宮,禮畢,孟后就座,諸嬪御都在一邊侍立,只有劉婕妤輕移蓮步,退處簾下去看花。孟后雖也覺著不妥,卻沒有說什么。侍女陳迎兒口齒伶俐,這時看不下 去,她高聲說:“簾下什么人?為什么亭亭自立?”劉婕妤聽了,非但不肯過來,反而豎起柳眉,怒視陳迎兒;忽然又扭轉嬌軀,背對孟后。陳迎兒還想再說,孟后 以目示意她不要多言。孟后返回宮后,劉婕妤臉上還帶著三分怒意。只是無從發泄,暫時忍耐。

  冬至來臨,后妃按例要謁見太后,到了隆佑 宮,太后還沒有起來,眾妃坐在殿右等著。按規矩只有皇后可以坐朱漆金飾的椅子,劉婕妤一個人站在一旁,不愿坐下。她的隨從郝隨知道劉婕妤心里的想法,于是 替她換了把椅子,也是朱漆金飾,與皇后的一樣。劉婕妤剛坐下,突然有一人傳呼:“皇太后駕到!”孟后與諸妃嬪相率起立,劉婕妤也只好起身。哪知等了片時, 并不見太后身影,后妃又陸續坐下。劉婕妤也隨著坐下去,不料椅子卻被搬走,她一下坐了個空,仰天跌在地上。侍從連忙扶起,已是玉山頹倒,云鬢蓬松。原來有 人不滿劉婕妤所為,于是故意誤傳太后到臨,然后乘機取走劉婕妤的椅子。妃嬪都相顧竊笑,連孟后也忍俊不禁。劉婕妤驚憤交集,只是在太后宮中,還不敢發作, 只好咬住銀牙,強行忍耐,但眼中的珠淚,已不知不覺地流了下來。

  回宮后劉婕妤余恨未息。宦官郝隨勸慰說:“娘娘不必生氣,若能早為官家(稱皇帝為官家)生子,不怕此座不歸娘娘。”

  劉婕妤狠狠地說:“有我無她,有她無我,總要與她賭個上下。”正巧值哲宗進來,她也不去接駕,直至哲宗走到身邊,才慢慢站起來。

  哲宗見她淚珠瑩瑩,玉容寂寂,不由得驚訝逾常,便問:“今日太后有什么斥責?”

  劉婕妤嗚咽說:“太后有訓,理所當從,怎敢生嗔?”哲宗說:“此外還有何人敢惹卿?”劉婕妤陡然跪下,帶哭語說:“妾被人家欺負死了。”

  哲宗說:“有朕在此,何人敢來如此,卿且起來!好好與朕說。”

  劉婕妤只是哭著,郝隨即在旁跪奏,陳述大略,卻一口咬定是皇后的陰謀。

  哲宗說:“皇后循謹,肯定不會有這種事。”

  劉婕妤隨即說:“都是妾的不是,望陛下攆妾出宮。”說著枕在哲宗膝上,抽泣嬌啼。哲宗哪有不憐惜的道理。免不得軟語溫存,好言勸解,又令內侍取酒肴,與劉婕妤對飲消愁,待到酒酣耳熱,已是夜色沉沉,便就此留寢。

   劉婕妤雖倚仗哲宗寵愛處處針對孟后,可是孟后深得兩宮太后歡心,要使哲宗決心廢后并不容易。這時孟后的女兒福慶公主得病,醫治無效,孟后的姐姐頗知醫 理,公主也讓她診治,卻始終沒有起色。她沒有辦法,遂出宮去打聽有何名醫,有人對她說:“京城里新來了一個道士,善能書符治病,大有起死回生的妙術,一經 他手沒有不好的。”她正在窮極無法之際,也不顧及利害,便去向道士求了一張符帶進宮來,以符水來治公主的病。

  孟后知道后大驚,對其姐說:“你不知宮中禁嚴,與外面不同么?倘被奸人藉端播弄,這禍事就不小了!”等哲宗入宮,孟后說了事情的原委。

   哲宗說:“這也是常情,她無非是求速療治。”誰料不久宮中已造謠構釁,因孟后的身體也不舒服,孟后的養母燕氏、女尼法端、供奉官王堅,為孟后禱祠。郝隨 等捕風捉影,專伺后隙,立即密奏哲宗,說孟后懷有異心,用妖人咒詛宮廷。哲宗命逮宦官、宮妾三十人懲治。所派的人都受劉婕妤支使,濫用非刑,把人犯盡情拷 打,甚至體無完膚,然后憑空架造冤獄。哲宗詔令侍御史董敦逸復審。董敦逸見罪人都氣息奄奄,無一人能出聲,觸目生悲,也不忍下筆。郝隨防止他翻案,虛詞恫 嚇。董敦逸畏禍,只得按原讞復奏。哲宗竟下詔廢去孟后,出居瑤華宮,號華陽教主玉清靜妙仙師,法名沖真。

  廢后的詔旨一下,寒冬的天氣 忽然變作六月一樣,異常酷熱,早已捐棄了的紈扇被宮人紛紛從箱里翻出來。忽又陰翳四塞,雷雹交下,董敦逸良心不安,于是上奏說:“中宮之廢,事有所因,情 有可察。詔下之日,天為之陰翳,是天不欲廢后也;人為之流涕,是人不欲廢后也。愿陛下暫收成命,更命良吏復核此獄,然后定讞。如有冤情,寧譴臣以明枉,毋 誣后而貽譏。”又說:“臣覆錄獄事,恐得罪天下后世。”哲宗大怒,對群臣道:“敦逸反復無常,不可在言路。”曾布說:“陛下本以獄案是近臣推治不足準信, 故命敦逸錄問,而今大案始定,就貶錄問官,何以取信中外?”哲宗才將董敦逸擱過不提。不久哲宗也明白過來,自語說:“章誤我。”

  中宮虛位,劉婕妤一心望著冊使,卻沒有封她為后的音信,最后只晉封了賢妃。劉婕妤可以除去孟后,多靠章、蔡京等人。

   哲宗廢去孟后,心里也很后悔,蹉跎了三年,沒有繼立中宮。劉婕妤朝晚盼望,枕席上也格外獻媚,卻始終得不到冊立的消息,她讓內侍郝隨及首相章內外請 求,哲宗還是沒有立后的意思。劉婕妤彷徨憂慮,此時只有一線希望,乃是后宮嬪御都不生育。天下事無巧不成話,劉婕妤竟然懷妊,至十月分娩,生下一個男嬰。

   哲宗大喜,命禮官備儀,冊立劉婕妤為皇后。右正言鄒浩諫阻說:“立后以配天子,怎么可以不慎重?仁宗時郭后與尚美人爭寵,仁宗既廢后,并斥美人,所以公 平,可為天下后世效法。陛下廢孟后,與郭后無以異,天下孰不疑立賢妃為后,凡皇后須德冠后宮,不能從妃嬪中晉升,應自賢族中選擇;況且劉賢妃有廢后之嫌, 更不宜立為皇后。”哲宗大怒,將鄒浩削職除名,貶去新州。

  《雞肋集》記有一則劉婕妤做了皇后的笑話:開封城里有個賣馓子的漢子。他吆 喝時,既不說馓子好吃,也不說價錢多少,只是長長地嘆一口氣,然后吆喝說:“虧便虧我也!”意思吃虧就讓我吃虧吧!大概是想以此招徠顧客。一天,他來到城 內被廢的孟后住的瑤華宮道觀前,像往日一樣吆喝:“虧便虧我也!”不料才吆喝了幾聲,就被抓進了監獄。原來官差以為他說“虧便虧我也”是明目張膽地為孟后 叫屈。后經查明,杖責一百板了事。他就此成了名人,連帶生意也興隆起來。

  劉婕妤做了皇后,一時吐氣揚眉,說不盡的快活。哪知兒子剛滿 二月,忽生一種怪病,終日啼哭,飲食不進,不久夭逝。劉后悲不自勝,哲宗也生了病,臥床不起,一年后駕崩,只有25歲。哲宗死后無子,立端王為帝,是 為徽宗。被廢的孟皇后因獲垂簾聽政的向太后眷遇而得以復立為元佑皇后,位居劉后之上。后來向太后病逝,徽宗重用的奸臣蔡京等人勾結劉后,致使孟后再度被 廢,為希微元通知和妙靜仙師,重居瑤華宮。劉后妄圖干預政事,且行為不謹,使徽宗愈加不滿,于是與輔臣計議密謀廢掉劉太后。劉后的侍從見她地位動搖,都落 井下石,紛紛把矛頭直指向她,對她百般辱罵。徽宗將劉后廢去。劉后被左右所逼,用簾鉤自縊而死,時年35歲。

  劉后誣陷孟皇后取得中宮 之位,本無可厚非。但她心地狹隘,毫無容人之量,狠毒堪比呂后,而眼光短淺,斤斤計較,為人處世遠遠不及,若像前代太后一樣擁有朝政實權,恐怕會重演漢代 “人彘”的慘劇。在她還未取得后位時,不懂韜光養晦、收買人心,反而無謂地為一些無聊小事與他人時不時鬧情緒,最后落得個被逼身死的下場。以上內容由歷史新知網整理發布(www.knwqdp.tw)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部分內容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閱讀:

從太平天國與太平道的啟示看:神棍與宗教大師的差異

陶淵明號什么

“小歲酒”該作何解釋?

分頁: 1 2 3
關于本站
讀歷史故事,了解歷史人物,盡在歷史新知網。
老时时彩大小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