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一帝還始皇嬴政的歷史地位

Nov21

千古一帝還始皇嬴政的歷史地位

時間:2018/11/21 20:16 | 發布:歷史 | 分類:秦朝歷史
   嬴政大帝是這個空前偉大事業的總工程師,幾乎就在征服六國的同時,他立即就把軍事上的蓬勃破壞動力、轉變為政治經濟以及文化上的建設動力,在這一時期成為最輝煌的高峰。
  我們敘述嬴政大帝到底為中國做了些什么事時,必須了解一點,他的每一項措施,無論后世的人高興與不高興,贊美或詛罵,卻幾乎件件都影響中國歷史至少兩千年之久。
  他先從一件小事情上開始,那就是他不再稱為國王,而從“三皇”、“五帝”中各取一字稱皇帝,從此它的地位比國王高一等,代表國家最高元首和不受任何限制的最高權力。同時又規定,皇帝的命令稱為詔書,還用一種特別的字作為自己的代名詞,即不再稱“我”,而改稱“朕”。并廢除周王朝最得意的謚法制度,皇帝的區別與發展用簡單明了的數字作標準,稱自己是始皇帝,他的后裔稱“二世帝”“三世帝”以至“萬萬世皇帝”。所以后來的史學家稱他為“ 秦始皇”。
  當時中國自周王朝有兩種文字游戲,第一種是避諱制度,依儒書的規定,地位高貴的人的名字,神圣不可侵犯。地位低微的人必須心驚膽顫的不去觸及它,否則便是‘犯諱“,輕者要受處罰,重者可能處斬。第二種是謚法制度,也是依儒書的規定,一個尊貴的貴族死后,他的兒子或部下,根據他生前的品質行為,給他一個恰如其分的綽號,如周王朝第一任國王姬發,被稱為“武王”,即武功蓋世之王。如十二任國王姬宮涅,被稱為“幽王”,即黑暗不明之王。周王朝認為謚法制度是禮教的一部分,一個人為了顧慮死后的惡劣綽號,會主動地約束自己的行為。這個構想太天真了,它沒想到,即使滿身罪惡的死者,如果權勢仍然存在,便沒有人敢提出恰當的形容詞,而搖尾巴系統還會把字典上所有的高貴字句,全部堆到他頭上。秦滅亡后, 儒家當權,謚法恢復,遂成為一個小丑表功制度。如明王朝的吸毒鬼 朱翊鈞皇帝,他的綽號是:“范天合道哲肅敦簡光文章武安仁止孝顯皇帝”,二十世紀那位把清王朝搞垮的那位老太婆那拉蘭兒,她的綽號是“孝欽 慈禧端佑康頤昭豫莊誠壽恭仁獻崇熙顯皇后”,這種必須憋幾口大氣才能讀完的頭銜,真讓人酸掉牙。
  嬴政大帝完成統一工作的同時,疆域已包括了黃河、長江、以及桑干河三大流域的大部分。然而,有一個新興的威脅使他不能安枕,就是北方沙漠上悄悄崛起的匈奴民族,那毛茸茸的陰影忽然籠罩下來。
  匈奴的最南邊界,在被稱為“河套地區”,距秦王朝的中華帝國首都咸陽只有四百公里,騎兵一天就可抵達城下。這使嬴政大帝決心把匈奴逐出河套地區。
  統一戰爭剛一結束,嬴政大帝就命令他的大將蒙恬將軍率秦兵團越過黃河、挺進到陰山山脈,沿著固有的邊界一帶,戰國時代各國為了抵御北方蠻族的劫掠,都建有屬于自己的邊防長城,現在,他命大將軍蒙恬發動軍隊和民眾,把它聯接起來。這個長達兩千余公里而被稱為“萬里”的長城,根據地形,修補一條西起臨洮(甘肅岷縣),傍陰山、沿黃河,經蒙古草原,直達遼東半島的長城,使本來分為三段的長城:燕王國長城、越王國長城、秦王國長城,聯而為一,成為舉世聞名的奇跡。這對匈奴以及后來代之而起的其他北方蠻族來說,是一個阻擋力量,他們必須承受重大的死傷損失之后,才能攻破長城進入中國本土,使之成為北方的一道屏障。雄偉的萬里長城不僅穩定了秦帝國的北疆統治,同時也成了中華民族不朽文明的豐碑和民族精神的象征。但這一業績,卻被后來的痛恨嬴政大帝的儒家學者們紅嘴白牙說成是秦政府的一大暴政,還編撰了一個孟姜女哭倒長城的謊誕故事。
  在南方,有兩塊廣袤的蠻荒土地,等待開發,那就是“閩中”和“陸梁”。閩中即現在的福建省跟浙江省南部;陸梁包括現在的廣東、廣西和湖南、江西省的南部。我們不知道什么原因促使嬴政大帝決心征服這兩個地方。當北方河套被納入版圖后,秦兵團立即排山倒海般南下,投入這個燠熱難當,到處崇山峻嶺和惡霧毒蟲的原始地帶。
  秦兵團一面開路一面前進的同時,又完成兩項偉大工程,一是打通大庚嶺,一是開鑿了靈渠運河。大庚嶺屬于五嶺之一,它有效的把南中國分隔為二,秦兵團用雙手在嶺上辟出一條山道,使長江流域和珠江流域豁然相通。靈渠運河連接長江的支流湘江跟珠江桂江,穿過野蠻部落和巨山峽谷,使南北交通發生戲劇性的變化,船只可由帝國首都咸陽出發,直達南方的海口番禺(廣東廣州)。
  這是一個空前廣袤的帝國,是過去從沒有過的,帝國面積約三百萬平方公里,比西方的 亞歷山大帝國還大。而且亞歷山大帝國只曇花一現,秦王朝建立的中華帝國卻一直矗立不墜。
  另外,嬴政大帝再又擺脫周王朝最洋洋得意的另一個制度,即分封制度,而把帝國劃分為四十一個郡,郡下為若干縣,縣下再劃分鄉,完全按照法家巨子公孫鞅變法時在秦國所定的制度。
  郡是地方行政單位,直屬中央政府。政府則是真正的中央集權的政治機構,皇帝之下設宰相,宰相之下設九卿(九位部長級官員)。歷代王朝中央政府的組織雖不斷有變化,但九卿的官稱不變,一直保持兩千余年。
  我們作一個假設,假設現在某一個國家,把地球上所有的其他國家都用武力征服,成立一個強有力的世界政府,它最迫切的政治措施將是什么?這正是嬴正大帝在紀元前三世紀所面臨的問題,他為了鞏固和發展他的帝國所從事的努力,大概分為兩個項目:
  第一,運河和建筑公路。除了靈渠運河外,秦政府又在黃河和淮河的支流穎水之間,開鑿另一條同樣重要的運河,即鴻溝運河。公路從首都咸陽出發,作福射形狀,直達各郡,北到遼東郡(遼寧遼陽),南到長沙郡(湖南長沙),像蜘蛛網一樣密布全國。
  公路寬五十米,每隔十米種植一棵松樹或柏樹,這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林蔭國道,形成“條條大路通咸陽”的壯觀,不僅有利于大兵團作戰機動性與靈活性,更促進各地經濟文化的交流,使相異的差距日益縮小。
  第二,統一文化和度量衡制度。當時各封國和各王國經過長期的政治獨立,每一個國家都發展成為一個文化和經濟的獨立社會單元,互不相同。秦王國的文字跟燕王國的文字不一樣,齊王國的升斗與楚王國的升斗不同,魏王國的里程跟趙王國的里程也有很大差異。各國車輛的寬度也有差別,也就是說,車輛只能在本國行駛,一經出境,因不能合轍而寸步難行。嬴政大帝下令把這些全部劃一,首先采用一種新文字,把周王朝及六個王國所使用的那些繁雜而又互相差異的文字,簡化為一種“小篆”以后再進一步簡化為“隸書”。其次嬴政大帝又規定了標準長度(度)、標準容量(量)、標準重量(衡)。從此,在中國境內,文字、尺寸、升斗、斤兩以及車輛的輪距完全一致。這些事件奠定了萬世大一統思想觀念的基礎。
  大秦帝國上至嬴政大帝,下至文武百官,個個精力充沛,具有活潑的想象力。他們在紀元前三世紀的僅十年中,做出此后兩千年大多數帝王所做出的總和還要多的事情。
  大秦帝國是一個劃時代的突破駭人聽聞的政治結構,沒有封國封爵,沒有公候伯子男。當時沒有一個人敢于想象皇帝的兒子們意竟會跟平民一樣,竟沒有擁有土地,更沒有擁有奴隸群。尤其是崇古的儒家學派的學者,面對著這么大的巨變,感到大惑不解,而且不久就恐慌起來,這簡直是敲碎他們的飯碗了。著名的嬴政震撼也就發生在這一時期,他采用非常手段來對付儒家學派的崇古思想。

  這時的學術思想中的四大學派:儒、墨、道、法,發展至此,道家本身沒有組織,從不與世人相爭,墨家也自告沒落。實際上只有儒法兩家在對抗,兩家的學者都渴望得到君主們的青垂。法家學派的方法是向主君分析利害,提出具體方案。使君主們悚然戒懼。而儒家學派是拒絕談利害的,他們只談仁義,善拍馬屁,只對君主歌功頌德,使君主們非常舒服的精神狀態中,任用他們任職。  然而秦政府是法家學派當權的時代,在各國從事生死存亡的斗爭中,儒家學派自然被排除權力之門,不過這并不能使儒家學者沮喪。

  嬴政大帝喜歡出巡視察,他的足跡幾乎遍于中國各地著名的山川。每次出巡,自然有一個龐大而威風的隨從行列,其中也有儒學博士,當時的博士跟現代的博士不同,當時的博士是國家最高的學術研究員,地位僅次于祭祀部長,有時兼管教育。每到一處,嬴政大帝一定要立石碑作為紀念,上面刻上他征服六國,統一世界的豐功偉業。這正是儒家的拿手把戲,著名的《泰山頌德碑》就是儒家學派的博士們跟故魯國的儒家學派的學者(儒生)的杰作,嬴政大帝十分高興。
  于是儒家學派認為機會到了,遂進一步做了一件自以為嬴政大帝一定會龍心大悅的事,那就是他們建議嬴政大帝分封他的兒子們到各地當國王。
  紀元前213年,博士淳于越跟儒家學派的弟子們聯名上書說:“從前商、周兩個王朝,立國都近千年,主要原因在于分封兒子兄弟,作枝葉。現在陛下雖然富有四海,可是你的兒子們卻跟平民一樣,一但發生危險便沒有人相救。同時還有人說:“凡事不效法古人,而能長久的國家,從沒聽說過。”于是這幫儒家學派的學者們聯名上書,要求愎復 周朝的分封制度。
  秦始皇則認為,儒家學者不向時代看齊,只一心一意崇拜古人,用虛偽的語言攻擊現實,看到新興事物先議論紛紛,堅持現在的制度沒有古代好,這些說法,不僅擾亂民心,還動搖了一些政府官員。于是,秦始皇下令焚毀那些使儒家弟子僵化的除《秦記》以外的歷史書籍和首都圖書館之外儒書,統統燒毀。
  秦始皇焚毀儒書,目的只在打擊限制崇古思想的傳播,但對眾多的儒家學派弟子來說,簡直是天大的侮辱。使儒家學派把秦始皇恨之入髓。在以后兩千多年儒家學派當權的漫長時期,只要一提起秦始皇,就破口大罵,把中國社會上所有惡劣的語言向臟水一樣,一古腦地潑在他頭上。
  焚書事件的次年(前212),又發生方士事件,被激怒的秦始皇采取流血鎮壓手段。因為那些天天嚷嚷煉仙丹,求仙藥的方士們,說的都是沒有影的瞎話。有兩位沒煉出仙丹而害怕殺頭的方士侯生、盧生,悄悄逃走。在逃走時散布謠言說:“嬴政這個人,天生兇惡,最喜歡殺人,拒絕聽到自己的過失。他只知道煉仙丹、求仙藥。也不想一想,世上沒有人會那么傻,把長生不死的丹藥白白送給他。”
  秦始皇聽到后,咆哮說:“是你們中間的人建議說可以煉仙丹,求仙藥。像徐福之流,浪費了我無數錢財,結果什么都沒得到。而你們各人之間,互相扯皮,互相傾害告密。另外侯生、盧生我非常尊重你們,想不到都把罪過推到我一個人身上,還用這種可惡的語言來誹謗我。你們平日里仁愛不離口,罵起人來卻極為下流,總是圍繞著女人的生殖器官打轉轉。”
  于是下令把首都咸陽所有的方士全部逮捕起來,調查他們平日有沒有挖苦、誹謗皇帝的言論。結果,調查確鑿的有460人,全部坑殺作為處罰。
  這件坑殺方士的事件,到后來竟被儒士們演繹成為“坑儒”事件。
  總之,不死藥沒有求到,但秦始皇卻始終沒敢冒冒然吞服方士們煉出的仙丹,反倒是那些后來服庸儒家學派咒罵秦始皇的帝王們,不斷有人服下方士的不死藥而嗚呼哀哉。
  嬴政大帝的生命是多姿多彩的,充分顯示他強力的獨立人格和獨立思考。他面對的是包羅萬象的龐大帝國,以及陌生的人民。
  然而,輝煌時代的光芒正在普照。輝煌的時代最主要的特征之一是,一種只向前看的心里狀態,人們逐漸的從周王朝那種崇古守舊的傳統中脫穎而出,而以堅決的態度,發揮創造未來的倔強精神。嬴政大帝正是這種思潮的代表人物,他是中國最勤勞的帝王之一,不分晝夜地為他的帝國服務,他給中國歷代王朝奠定了權威性的規范,使得以后幾百個帝王只能在他所編織的網上像蜘蛛那樣作些小的變動,而無法作出更大改變。
  另外,嬴政大帝創立的大秦帝國政府跟已往政府有所不同,已往只不過是一個國王及其親屬和大部落酋長們合居的大雜院兒,而秦帝國政府則從中央到地方建起一套強有力的中央集權制的官僚體系,它像一張巨大的網,籠罩在秦王朝統治所及的地方,而網綱卻牢牢地握在嬴政大地手中。 毛澤東曾以“百代猶得秦政法”的詩句,道出了中央集權對各封建王朝的深遠影響。
以上內容由(歷史新知網)整理發布,部分內容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分頁:123
    關于本站
    讀歷史故事,了解歷史人物,盡在歷史新知網。
    老时时彩大小单双